快捷搜索:

美术家、文艺评论家蔡若虹说:“他是一个少有

  他是观众最多的画家。采访时,他拿着人民币,跟我们讲艺术,因为第五套人民币上的主席肖像就是他的作品。他崇敬毛主席,他炽爱人民。

  60多年前,生长于浙江、求学于江南的刘文西怀揣一本《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来到陕北,开始了他以人民生活、革命历史和黄土地为题材的绘画艺术生涯。

  “半生青山,半生黄土,艺为人民,传神阿堵。”这是艺术大师吴作人为他的题词。

  他跟我们讲他在陕北的趣闻轶事,点点滴滴总关情。深入陕北上百次,采风速写几万张,因为刘文西要画出“陕北的清明上河图”“无韵之黄河大合唱”。

  从《毛主席与牧羊人》到《同欢共乐》;从《祖孙四代》到《黄土地的主人》……

  跟刘文西约定的采访时间是半个小时,但是他畅谈两个小时,仍眼中有光、兴致不减。《兰亭集序》有云:“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诚哉斯言,诚哉斯人!

  画不完,画不完……这是采访的时候,他老是念叨的话。而在他之前的采访,念叨最多的是“画不够”。

  时光匆匆拦不住,他已经86岁高龄了,再像以前那样大步流星、走村入户已经不可能了。

  但,岁月不能阻滞他的脚步——采访前一周,他刚采风回来;伤病也不能搁置他的画笔——每天,他都在画画,搞不了大创作就搞速写,画不了人物还可以画风景。

  美术家、文艺评论家蔡若虹说:“他是一个少有的富翁,因为他手里掌握着一个农民形象的仓库。”

  “画陕北,我一辈子画不完,两辈子画不完,三辈子也画不完!”这是刘文西的告白。

  “刘老师,我们一辈子想你,两辈子想你,三辈子还想你!”这是陕北人的倾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慕振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