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底心留白見釉下青花乾隆篆款

  乾隆時期景德鎮御窰廠所製瓷器,紋飾極盡繁縟,洋彩色調穠艷豐富。此瓶色彩鮮麗,針錐剔刻花紋精細連綿,誠為乾隆御瓷風格之典範。此類瓷器稱洋彩瓷,著色技巧學自西洋畫法。康熙年間,歐人來華謹見,畫師藝匠既引入琺瑯麗色,也帶來歐洲當時流行之設計及紋飾圖案。至乾隆一朝,以琺瑯料著色之洋彩瓷作更上層樓,精益求精。

  十八世紀初,洛可可風格始興於巴黎,繁麗延綿的鳳尾紋及卷草紋,加上金色,配以柔和色調,風格旋即流行至法、德、意大利等國,影響遍及美術、手工藝品、室內設計及建築。相較歐洲巴洛克藝術及建築之壯麗沉穩,洛可可藝術予人輕巧曼妙之感;康雍兩朝宮廷審美均趨莊嚴肅穆,此西洋風格則為之注入一股清心活潑氣息。

  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之紫紅地洋彩瓷例,部分紋飾渙散西洋風格,乍看似是出自歐洲工匠之手。本瓶花紋明顯受西洋裝飾手法影響,但中式韻味不減:歐式卷草蔓藤舒展對稱,色調亮麗柔美,明暗效果鮮明,配合傳統中式蓮花、回紋、如意及變形蓮瓣,東西風韻,兼融並蓄。

  錦上添花之藝,中外皆有,乃以分層劃花之法,強調飾地之間的對比,在中國始見於宋代,尤以耀州及磁州窰為名。有清一朝,用諸瓷器之上,則乃於已施釉燒成之白瓷上,先罩彩,再剔去飾紋部分之彩料,露出白瓷,以續加彩色。此技差不多同時出現於紫禁城造辦處琺瑯作及景德鎮御窰廠,廖寶秀認為,洋彩器乃御窰督陶官唐英在乾隆六年(1741年)後所創,以悅聖心,並提及乾隆帝曾批評此前所燒瓷器「遠遜雍正年間所燒者」,見《華麗彩瓷-乾隆洋彩》,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08年,頁10-41。

  紫禁城造辦處所製瓷器,多著錦紋為地,較形拘謹,且多飾於盌、盤外壁。景德鎮工匠則力求精巧,軋道多較細膩,雖為輔飾,卻不受此之限。乾隆一朝,洋彩瓷器,多綴以錐剔卷葉鳳尾紋,連綿細緻,如錦織華綉,瑰麗堂皇,乃乾隆時期最繁縟華麗的瓷器種類之一。

  相近紫紅地洋彩瓶,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數例,包括兩瓶,與此器類,底施松綠釉,底心留白見釉下青花乾隆篆款,另有一壁瓶例,帶四字款,三例均展於《華麗彩瓷》,前述出處,編號18、19及22,廖寶秀均斷為乾隆六年(1741年)之品。另有三例,底施松綠地署藍料款,斷為乾隆八年(1743年)作,編號31、42及43。另錄同代數件琺瑯彩軋道錦上添花例,編號81-87及91-96。北京故宮博物院也收藏一例,與上述其中一例成對,見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古陶瓷資料選萃》,北京,2005年,卷2,圖版204。北京首都博物館收藏一例,與台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對瓶相近,錄於《首都博物館藏瓷選》,北京,1991年,圖版155。

  洋彩紫紅軋道錦上添花瓶,兩岸故宮博物院以外極為罕見。罕例包括英國威爾特郡放山居艾弗瑞.莫里森及 Margadale 勛爵舊藏,該器後轉入香港林秀峰收藏,屢見展錄,曾售於倫敦蘇富比1974年7月8/9日,編號416,並三度易手於香港蘇富比,先後為1980年、1988年及最後一次2004年10月31日,編號131。再參考一例,可與此瓶成對,見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圖載《故宮珍藏康雍乾瓷器圖錄》,香港,1989年,頁361,圖版42。耶魯大學藝術陳列館收藏一對紫紅軋道錦上添花瓶,傳為清宮舊藏,其一載於 George J. Lee,《Selected Far Eastern Art in the Yale University Art Gallery》,紐黑文及倫敦,1970年,圖版53。

  尚可比較一瓶,器形紋飾與本品相同,卻以藍彩為地,口沿環施礬紅,現藏波士頓美術館,原屬 Barbara D. Denielson 收藏(藏品編號1980.497,圖一)。 紫紅亮藍二彩,常共施並用,如見較一纏枝蓮紋軋道錦地雙連瓶,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紅藍交錯並用,同上註,頁378,圖版59。膽瓶之形,也屬乾隆六年以後早期洋彩瓷器典型,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數例,紋飾各異,圖載《華麗彩瓷》,前述出處,編號45-47。

  在2018年4月3日香港苏富比中國藝術珍品专场 2018年4月3日一件清乾隆 紫红地洋彩轧道锦上添花胆瓶经过几轮的竞争叫价最终加上买家的佣金以5000万港元落槌。洋彩器乃御窑督陶官唐英在乾隆六年(1741年)后所创,以悦圣心,并提及乾隆帝曾批评此前所烧瓷器「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